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 正文

美国武装力量部署 (美国武装力量部署在全球划分几个战区)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3-03-02 16:04:31 分类:军事 浏览:1075 评论:0


导读:美国武装力量部署二战后的冷战格局以苏联的解体而告终,美国几十年来一直遵循的以苏联为对手的军事战略随之失去了其生命力,以军备竞赛为主要内容的强大的军事力量因对手的消失而显得过于庞...

美国武装力量部署

二战后的冷战格局以苏联的解体而告终,美国几十年来一直遵循的以苏联为对手的军事战略随之失去了其生命力,以军备竞赛为主要内容的强大的军事力量因对手的消失而显得过于庞大,美国向何处去,美国的军队向何处发展,成为关系国际和平与安全的焦点问题。

表面上看,美国成为冷战的胜利者,但美国在与苏联进行的全球范围内的霸权争夺过程中,已经是伤痕累累。美国在冷战期间几度陷入战争泥潭,军备竞赛中军费开支巨大,这些已经严重影响了美国经济的发展,美国国内财政赤字居高不下,使美国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相对下降。同时,日本和西欧在冷战中经济得到了迅猛发展,与美国争夺地区性主导权的反控制斗争日趋严重。针对这一国内和国际环境,美国确定了自己在冷战后时代的新战略。

★★★地区防务战略的提出

冷战结束后,美国面临的军事威胁主要来自一些影响美国经济、政治利益的局部战争和地区性冲突。1992年2月,美国国防部长切尼向美国国会提交的《1993财政年度国防报告》提出了地区防务战略,该战略要求确保美苏冷战结束后美国享有的安全环境。全球范围弹道导弹的扩散及投掷核武器能力的发展,要求美国必须在遏制核冲突的时机和规模上作出各种选择,能在最低水平上恢复威慑态势。同时,布什政府主张放弃里根政府所追求的全面而完善的战略防御体系,主张加固导弹发射井和地下指挥中心等硬目标,提供点状防御,重点对付意外发生和不负责任的国家对美国及其盟国进行的导弹袭击。

同时,美国认为保持其前沿存在是保证美国有一个可靠的安全环境的重要环节。因此,保持在世界各地与美国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地区的军事存在成为美国地区防务战略的重要内容。所以,冷战结束后,尽管美国从世界形势和国内发展的需要出发,从海外撤回了大量的军队,但其仍然采取了有选择的海外军事存在的策略,意在为实现其称霸全球的梦想奠定基础。另外,布什政府认为,地区防务的侧重点是通过前沿抵近部署和快速增援能力,迅速进入冲突区域,并控制冲突升级。在今后一段时期内,美国在海外只保持小规模的驻军,主要靠美国本土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来解决危急美国利益的一些地区冲突。

★★★灵活与选择参与战略的提出

冷战结束以后,美国认为自己的安全环境发生了以下9个变化:(1)国际安全形势由可以预测变成难以捉摸。(2)美国面临的安全威胁由单元向多元转化。(3)影响美国利益的主要威胁由苏联的共产主义扩张威胁转变为民主制度和市场经济改革失败的威胁。(4)美国尽管在西方盟国中仍然是军事最强国,但其综合国力的绝对优势已经不复存在。(5)美国与盟国关系由固定的同盟关系转变为适应新形势而不断变化的同盟关系。(6)核武器可能被某些恐怖分子使用。(7)发生世界大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局部战争将成为世界未来很长时期内战争的主要形式。(8)对美国构成的现实威胁由原苏联的军事力量转变为一些与美国意识形态不相同的地区性强国。(9)影响美国安全的地区由以欧洲为中心转变为地区的多样性。

正是出于上述考虑,1993年克林顿入主白宫后,提出了参与和扩展国家安全战略,1994年5月,克林顿正式向白宫提交了《国家参与与扩展安全战略》,从而奠定了美国冷战后国家安全战略的基石。这一战略的实质是保持美国的繁荣及其在世界格局中的地位,维护其在世界事务中的霸主地位,扩大美国在世界的势力范围,维护美国军事强国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

力图建立以美国为主导的世界新秩序。因此,这一战略一出台就遭到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和美国国会的强烈反对。

将提交了《美国国家军事战略报告》,发展了克林顿的预防为主。

积极参与的防务思想。强调利用多方面的措施来塑造有利于美国的国际安全环境,主张不仅要对付近期的现实威胁,还需要作好对付较远的不确定的重大威胁的准备,并突出以打赢两场几乎同时发生的大规模地区战争为重点,并兼顾其它的危机和冲突。这就是美国的塑造、反应和准备战略。

该战略强调采用多种手段按照有利于美国的方式,创造一种有利于美国的国际安全的环境。这些塑造手段包括:以军控增进他国军事的透明度,限制别国的军备水平;制止大规模毁伤性武器的扩散和使用,制止其部件和投射系统的转让;在海外重点地区驻扎和部署美国部队,与盟友国家进行防务合作和联合演习,以显示美国的海外军事存在,促进地区稳定;在和平地区进行威胁,打消敌手的敌对企图,包括重审对盟友的安全承诺。

所谓反应,就是针对直接影响美国利益的各种突发事件或地区性战争作出反应,包括采取威慑行动或运用实战手段。为此,美军必须作到三点:一是能在两个战区连续而迅速地挫败敌人的首次进攻。二是能挫败使用或威胁使用核、生物、化学武器或其他不对称手段对己方进行进攻之敌。三是能够由全球参与态势转入战区大规模战争作战态势。所谓准备,就是主张美国不仅要看到现实的威胁,而且要关注未来长远的安全。要准备对付看来不可能,却会对美国安全造成极为不利破坏后果的威胁。 美国的武装力量由现役部队、预备役部队和军内工作的文职人员组成。截至到1997年12月30日,美国现役部队总兵力为144.76万人。截至1997年6月30日,美国预备役部队共有148.6万人。各种文职人员计77.94万人。

卫队组成,是美国武装力量的骨干和战争初期的基本武装力量。

美国的陆军编有3个集团军司令部、4个军部。其主要作战部队编成10个师、4个独立旅及装甲骑兵团,1个特种兵司令部和5个特种兵作战大队。共计49.5万人。10个现役师中有2个装甲师、4个机械化步兵师、2个轻步兵师、1个空降师和1个空中突击师。主战坦克7836辆、装甲步兵战车6720辆、装甲人员输送车18200辆、名种火炮8160门、反坦克导弹发射装置33357具、防空导弹发射架2228部、飞机约300架、直升机5331架(武装直升机1476架)。

美国空军编有14个航空队、47个联队(11个战略轰炸机联队、11个运输机联队、25个战斗机联队)、128个中队(26个轰炸机中队、33个运输机中队、69个战斗机中队)。共有飞机6394架,其中作战飞机3267架,运输机1158架。洲际导弹580枚。

美国海军编有5个舰队,即第2舰队(大西洋)、第3舰队(太平洋)、第5舰队(印度洋、波斯湾和红海)、第6舰队(地中海)和第7舰队(西太平洋),共计39.95万人。编有航母战斗群11个,舰载机联队10个,潜艇95艘,主要水面作战舰艇143艘(含航母11艘、导弹巡洋舰31艘、导弹驱逐舰52艘、导弹护卫舰49艘),飞机2966架(作战飞机1728架),直升机1509架(武装直升机487架)。

海军陆战队按行政编组为3个陆战师、3个陆战航空联队和3个勤务支援大队,共计17.49万人。

装备主战坦克403辆。轻型装甲车1966辆、牵引炮789门、反坦克导弹发射装置3320具、作战飞机475架、武装直升机156架。

★★★美国的预备役部队

美国的预备役部队是美国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大幅度地削减了现役人员的数量,改前沿部署为前沿存在,总兵力由210多万削减为140多万。其目的在于减轻国家沉重的军费负担。但是,出于维护世界霸权和打赢两场地区规模的局部战争的需要,美国在适当减少预备人员的前提下,加强了预备役部队的质量建设。按照美国的设想,一旦将来发生战争,现役人员只要能够保证在战争初期取得主动权,那么战争的最后胜利同预备役部队的战斗力和素质息息相关。

美国陆军预备役部队共有87.16万人,坦克约3000辆。其中陆军精选国民警卫队预备役人员有36.8万人,编为8个师(1个装甲师、2个机械化步兵师、4个步兵师和1个轻步兵师)、21个旅、团和历个野战炮兵旅。陆军后备部队现有精选预备役人员21.19万人,编为7个训练师和5个演习师。

海军预备役人员有23.89万人,其中精选预备役人员9.6万人,编有1个舰载机联队、2个巡逻机联队、1个直升机联队、1个战术支援联队,装备舰艇23艘、飞机223架。

★★★美国部队中的文职人员

美国的文职人员除了在国防部供职的高级文官外,绝大多数是在美军各级机关、部队中从事行政管理、科学研究、技术操作和勤务保障方面的工作人员。美军大量雇用文职人员,可使部队在不增加军人编制员额的情况下,广泛吸收社会上的人才和劳动力为军队服务。截至1997年6月30日,美国共有直接文职雇员73.93万人,其中陆军23.12万人、海军20.94万人、空军17.68万人、国防部各直属局12.19万人,雇用间接文职人员4.02万人。

★★★美国在全球的兵力部署

美国兵力部署的基本原则是少兵在前,多兵机动。冷战时代,美国的海外驻军数量相当可观,目的就是准备和前苏联打一场全球范围内的大战,与之争夺势力范围。冷战后时代,美国改前沿部署为前沿存在,尽管其在海外驻军数量有较大的减少,但美国是不可能彻底从海外撤军的。根本原因有两个,一是美国没有放弃称霸世界的野心;二是美国对边界的理解不是传统地理意义上的边界,而是以利益范围划分的边界。由于美国是全球性的经济大国,其利益可以说是无处不在,因此扩大自己在海外的军事影响的目的就是要维护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利益。下面我们用图表的形势描述一下美国有海外驻军的情况。 ★★★美军21世纪任务与作用的争论

近几年来,美国国内对21世纪美国武装力量的建设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主要分歧是冷战结束后美军的作用和任务。

基本上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美国的冷战政策和战略赖以存在的相对清晰的基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混乱和争论以及对现实的否认。有人甚至呼吁美军全部撤回到美国本土上,集中解决国内问题,全面削减外交和军费预算,将之用于国内项目并减少征税。基于这种观点作出的判断是:美国的安全没任何现实的威胁,与其他国家相比,美国的军事力量和军费支出都是庞大的,世界总的和平与安全没有任何现实的危险。同时,持这种观点的人也指出,即使将来发生了武装冲突,也可以通过地区大国或联合国解决。美国应站到一边,避免单方面干预。

第二种观点认为,美国没有力量广泛参与,近几年美国参加的以人道主义建立并维持和平为目的国外派兵有使命悄然升级的极大危险,即军事升级,陷入类似越南战争那样的可怕的困境。为避免这类错误,持这种观点的人坚持美国或盟国受到直接攻击才允许使用美国的武装力量。

同时,一部分从现实的角度考虑,他们认为,由于其经济发展的缓慢和在世界中力量的相对下降,将来的国防预算,至多也只能维持现在的水平。众所周知,这种军费水平并不足以打赢美国所谓的两场大规模的地区战争。同时打赢两场局部战争的方针未免有些过于呆板。因此,美国军方普遍认为,不管是美国目前的经济状况,还是过度狭隘的视野,都需要美国调整其部队结构。美国参议员迈克·凯恩在美国《战略评论》1996年秋季号上撰文,对美国军队的未来结构及作用作了较为科学的分析,他认为:未来冲突的性质要求陆、海、空各军种结构都具有足够的灵活性,以便能够很快适应形势的需要。美国战斗部队必须能够迅速有效地对任何潜在的挑战作出反应,并且应该能够与盟军互为补充、联合行动。这样,就能够在将来以最小的花费建设最强大的军事力量。

这要求美国必须优先发展军队的灵活反应能力,并不总是要依靠人员部署来保持适当的危机反应,可以通过利用各种侦察设备、搜集目标数据、有选择地与盟国共享情报或帮助盟国制定军事计划等手段,达成有效危机反应的目的。

同时强调美国应该恰当、正确地运用各种独特能力,不动用军队,就能够有效地对付冲突。这就决定了美国未来军队建设的基本框架。

美国武装力量部署在全球划分几个战区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

关灯